结果王耀武大获全胜
2019-01-01 19:4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红十军团成立后,各部进行了分工。十九师的任务是出动到浙皖赣边,打击追剿之敌,发展新苏区。二十师、二十一师的任务是留守闽浙赣苏区,打击围剿之敌,保卫老苏区。此后不久,根据中央军区指示,二十师和二十一师与十九师会合,创造皖浙赣边新苏区。为了统一十军团的领导,中央军区又决定由方志敏、刘畴西、乐少华、聂洪钧和刘英五人组成军政委员会,方志敏任主席。粟裕改任十军团参谋长。

事实上,在解放军主力纵队北上不久,王耀武即发觉了有大股共军北移的迹象,并不待南京指示,火速往回收缩。遇到这种情形,二流的将领必然会慌了阵脚,或蛮干,或盘桓。但粟裕绝非等闲之辈,他不露声色,命令各纵队继续按原计划秘密集结部署。曾经的抗日名将王耀武,如果南京的蒋委员长不予施压,他大概会大踏步撤回至胶济线,但此时的王耀武在自己的判断和南京的命令二者间徘徊,时而缩,时而伸。这种摇摆不定,加上莱芜四周的低山丘陵地貌,给了解放军很大的时空间隙,王耀武的伸缩更有利于解放军充分利用这些空隙,而当王最终确信自己可能陷入包围,并下令全线后撤时,一切为时已晚。1947年2月20日,莱芜战役开始打响,至23日下午,北线李仙洲集团被全歼,李仙洲也被生俘。

12月23日夜,红军在谭家桥公路两侧设伏,他们伏击的对象就是王耀武。王耀武的补充第一旅前卫团十分谨慎,上午10点左右搜索到寻淮洲阵地前,寻淮洲当即发起攻击。在当时的大部分情况下,红军一旦冲锋,国民党军的常规动作就是溃退。但是王耀武部不是如此,他的人马迅速缩回,而没有溃散。同时开始了迂回,占据了630高地,红军两个师协同不力,而国民党军在王耀武指挥下从两师结合部突破,将红军各部击溃。最后两军恶战630高地,红军仰攻630阵地,非常不利,战斗最后以红军主动撤退而结束。此战寻淮洲身先士卒冲锋,负重伤,转移中牺牲。此外,红军损失了300人,8名师以上干部负伤,八十七团团长黄英特阵亡。谭家桥之战的失利,使方志敏部的境遇更加恶化。1935年1月,方志敏部开始退回赣东北,在怀玉山地区被围,几乎全军覆没。1月29日,由于叛徒出卖,方志敏被捕,8月6日于南昌就义。整个方志敏部,只有粟裕带领少数部队突出重围,继续坚持游击战争。

1947年初,华野主力经过一系列战役后,由苏中至苏北再入鲁南,最后集结于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市四周,准备伺机歼敌。而此时的国民党军队,在蒋介石的主持下,制定了一个鲁南会战计划。这是一项南北对攻的计划,南线由八个整编师,以沂河、沭河为界,在数十公里的宽大正面上三路齐头北进。而北线的王耀武,则派出三个军,由章丘、淄博一线向南推进,企图由北向南攻占莱芜、新泰、蒙阴后,与南线国军一起逼迫解放军在沂、蒙之间决战。

粟裕与王耀武是中国现代史上两大名将,也曾多次在战场上相逢。王耀武对粟裕十分地钦佩,曾专门研究粟裕,积累了一大摞的研究资料。粟裕对王耀武的军事指挥才能也是十分欣赏,曾说(王耀武)是蒋军中指挥较有才干者,据说,得到粟裕如此评价者,国军中仅薛岳、王耀武而已。由于信仰和政治立场的不同,两大名将之间曾经演绎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精彩对决。

这是王耀武和粟裕的第一次交手,结果王耀武大获全胜。不过,当时的粟裕只是参谋长,没有真正的军事决策权,左右不了战局,但其在此战中表现出来的军事谋略引起了王耀武的注意,此后,王耀武开始研究粟裕,竟形成了一大摞研究资料。谭家桥之战对粟裕影响很大,成为其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。粟裕逝世后,后人遵其遗嘱,将其骨灰一部分洒在了孟良崮,另一部分洒在了谭家桥,可见此役对粟裕的影响。

1934年7月初,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宣布,以红七军团为主组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,立即向闽、浙、赣、皖等省出动。红七军团的主要领导人有军团长寻淮洲、政委乐少华、政治部主任刘英、参谋长粟裕等,这次行动的目的地是皖南。北上抗日先遣队经过激烈的战斗,于1934年10月下旬进入闽浙赣苏区的重溪地区,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胜利会师。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,抗日先遣队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及新升级的地方武装合编,成立红军第十军团。七军团改编为第十九师,红十军和新升级的地方武装分别为第二十师和二十一师。原闽浙赣军区司令员刘畴西为军团长,乐少华为军团政委,寻淮洲任十九师师长,刘英任政治部主任。粟裕被调到闽浙赣军区任参谋长。

华野面临这一严重局势,曾多次改变作战部署。由于南线国军吸收了以往教训,攻势一直比较谨慎和缓慢,且队形紧凑,在敌我力量相当的情况下,已很难达成分割合围的战役目的。陈毅、粟裕研究决定,立即抛开眼皮底下的南线敌人,集中主力纵队兼行北上,打上百公里外的北线王耀武。从理论上讲,该计划非常巧妙。一则非常出其不意,二则符合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的用兵之道。但是,不得不承认,它有很大的赌博性质。虽然解放区的保密工作一直较出色,但几万人行程数百公里,很难做到天衣无缝;其次,一旦对手识破虚实,则南线必加大攻势,全力北进,北线也必全力转入防御。这样解放军很可能陷入进退两难而不得不进行决战的窘境。

全面抗战爆发后,国共捐弃前嫌,再度合作。粟裕和王耀武也在大敌当前的形势下成为抗日友军,所以也就没了正面交锋的机会。解放战争时,王耀武主政山东,其主要对手是陈毅和粟裕将军。粟裕和王耀武再次在战场相逢。1934年,王耀武攻击寻淮洲的部队时,粟裕是寻淮洲、方志敏的部下,对那次的惨败记忆犹新。现在,粟裕终于等到了报仇雪恨的一天。

12月中旬,红十军团与国民党三个团的兵力在黄山东麓谭家桥地区接火。红十军团领导决定利用乌泥关至谭家桥段公路两侧有利地形,打一场伏击战,争取歼灭孤立突出的敌补充第一旅大部。作为参谋长的粟裕立即作了安排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entacarmertens.com香港马会白小姐一肖中特马,北京香港马会会所菜单,香港马会资料大全版权所有